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陌上纤尘小筑

我在这里,在烟水之远方,冰心如蓝,以天空为纸,以水为墨,为你写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贵州省作协成员,贵阳市诗词协会成员,散文、诗歌散见报刊,省内外刊物——一个爱上读书 写字 旅游的平凡女子 一颗安静简单的心 坐看花开流年 静候红尘知音

网易考拉推荐

纤尘原创]江南遗梦[康桥雨巷2012同图]  

2012-01-15 22:35:33|  分类: 纤尘散文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纤尘原创]江南遗梦[康桥雨巷2012同图] - 陌上纤尘 - yy.huanyan.2008.blog

  

一扇轻掩的轩窗,半卷禅意的文字,不经意就能打开一段温润如玉的旧时光,泊着一眼望不穿的斑驳光影。也许你来,是我无法预料的故事,我是否是你今生不能破解的迷阵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题记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

午后的阳光有一些慵懒的美丽,惺忪着眼睛,我安静坐在这座熟悉的庭院,煮一壶白菊枸杞茶,倚着窗台,望着眼前似水琉璃,倒映如烟心事。

随意轻翻手中的书,读到这样的句子:“如果是一出戏的开幕,那么等待也会成为优雅的美丽。如果是一出戏的散场,那么离别也会成为经久的回忆。只是一段人生的萍聚,不需要刻骨去珍惜。来的时候,你还是你,当所有的路人都转身离去,那走进戏中的你,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出自己编织的梦里?”

三十多年韵华如梦,青春的气息早已散场,又仿佛总有一丝华美浪漫的血脉残留在骨子里。这些年,我好象总在行走,有远途跋涉,也有近水留连。张晓风说,大约,在我们灵魂深处都残存着万年的记忆,对深水大泽和朝烟夕岚的记忆,需要我们行遍天涯去将之一一掇拾回来。总有一处梦境,等待你去抵达。

江南的梦,是不能重复的一场落花,轻盈似尘。究竟是寻着人的气息,还是探着景的美,我还是来了。

我来,骨子里是剪不断的如水情怀。周国平说,人之所以孤独,是因为有爱,有惦念,有所期有所待。

我应该有一段完美的故事,在波光浮沉的悠悠岁月里,不负我几度漂泊无依的心;我也似乎有一个暗藏的未知,留给不长不短的余生精致的伏笔。在岁月的疼痛里,最美的爱,应该如此吧,不可重复,不能虚构,残缺的空白,淡淡的一点,似墨染的朱砂,无法成全的一段美丽尘缘。

 

人生的等,从来不曾刻意过,守候也好,路过也好,错过也好,总有瞬间的感觉如清风明月般自然贴切。我来江南小镇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难以诉清的情怀。

这次再来,选择十月深秋,一个清寂的季节,只是不忍再看小城的落花遍地。远方朋友的热情邀请,是不能再拒绝的。一为参加她的首次签名售书活动,二来拾回一段记忆,成全我多年的梦。

来前,我知道,他在小城,多少次在信息里,问我“好久不见,可好?”时光如昨,又好象隔了几个世纪的梦,化在水中,融在空气里。是的,只是轻轻的来,轻踏在你走过的青石板,小桥流水边,清幽园林小道,波光万倾净琉璃。

还是三年前的庭院深深,浮华与这里无关,几行碧树成荫,白玉石阶,不知承载过多少过客匆匆的脚印?多少回眸如昨,多少芬芳环绕。

是的,我喜欢行走,安静的行走,和自己独处,与自然对话,给灵魂一次喘息的机会。无论远近,一个人的旅行,不需要太多行李,一本书,一把伞,一件挡雨的风衣。

从来不想惊扰谁的安宁与祥和,从来都低调而隐忍,像一路游来的鱼,只要不停息,只要不放弃,前方,永远有我想要的水域。

雨落,洗不尽的风尘,带着沧桑的味道。穿过暗色的雕花栏长痕,推开尘封的门扉,我好象在寻着前世的梦,却行走在今生的岸边。

雨巷深深,他发来短信,好象心有灵性:“纤,我这里下雨了,是你喜欢的细雨,好想和你雨中漫步。”我抬头,雨丝如弦,轻拨着每一寸光阴,每一快石板,每一步轻盈的行。我回:“哪里的天空不下雨呢?”

是的,我来了,轻轻又轻轻,在你最近又最远的地方,感知你的呼吸你的体温,寻找你的脚步你的气息,只是,我不会再靠近你。

我知道你懂,隔着烟水的路,我只是寻着我自己的脚步而来,不想惊扰你的世界。

 

无意拎起这样的记忆,水淋淋的湿润,总有一些温暖的故事,需要温柔的想起。那年,我那么固执要独自去江南,一定还有什么风景我不曾抵达,从前世来寻到今生。

也许思念应当是一根寄居江南水边的青藤吧,长长久久的纠缠不清,沿着你的方向延伸,在我记忆里枝枝蔓蔓,不停不息,这样的念,是值得回味和珍藏的。

是谁说,诗人无法说出的情感,一定有惊心动魄的美。也是三年前的四月吧,江南水镇,烟雨红尘《春天诗会》笔会上,我和他认识,始于我们一直以来论坛上的文字相遇,仿佛已经认识很久了,一见如故。

他一直以女性笔名自居,苏州本地人,笔墨犀利有灵气,因为文法各异,彼此欣赏,我们成了知音。谁知笔会上见面,她居然是男子,彼此一见面,大有双生蝶的味道,我们相视大笑,他看着我,笑着说,我就知道,你应该是如此静婉清丽的模样。

他的脾气温和,长的不算帅气,却有天生儒雅的气质,不俗的谈吐。我们谈诗,谈生活,谈艺术,谈旅行,我原不知道,原来木讷不善言辞的我,在他面前居然变得健淡起来,好象久别重逢,彼此有说不完的话题,又像久遇的故友。

就这样认识了,天上人间,梦一般水蓝烟青。我看见他眼里有欣赏和怜惜的目光。这么多年,在感情上,我始终一个人,不曾轻易被什么打动,不曾有过什么牵念。也许对爱情,我已然麻木,却在那天,又仿佛怦然复苏了。江南容易让人感觉惆怅,选择漂泊,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。而江南,你始终是我握不住又无法丢弃的梦罢。

茶后,笔会安排参观园林,我们结伴一路前行,绕过长痕小道,穿过重门小桥,我知道,那次行走,是美好而纯净的。片刻的恍惚,他问,你想什么?你在走神。我笑了,我望着那桥头临水的窗发呆,我说,如果我在前朝,我也许长在江南,就是住在那水上木屋里的平民女子,朝暮对着这一池春水,想着精细的心事,编织不倦的闲情,你说有多美?

我笑得像孩子,忘情于桥头,他只是沉默的叹息,我无意间脚下一滑,差点落下水里,被他紧紧拉住,摇摇头:小心点儿,不然真成水中人了。

走出园林,饭后,笔会结束,我的梦也到了尽头。我用指尖轻抚这里的每一段木质的清香,仿佛预感,我与江南,原来没有距离,究竟是什么,让我与它隔着千山万水?.

丢下怅然,我们告别。我知道,人生中有些遇见,只能是路过,它也许只是自己遗失的一个梦而已,倘若寻回前世,就再也回不到今生。

 

(个人原创,首发于《烟雨红尘》推荐为精华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5)| 评论(3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